我与文明城市 贺言
2016-01-20 16:33:11   来源:贺言    点击:

张爱玲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我想,大概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也都至少会有这样两支玫瑰花,一朵馥郁在你遥远记忆中的故乡,它是那永远的窗前明月光;一朵芬芳在你现在所生活的那方乐土,它是你心口的那颗朱砂痣。

我有很遥远的梦想,却也有很朴素的生活,所以直至现在我的生命中也就只有两朵玫瑰花盛开。

我的白玫瑰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小城,每次想到故乡那座小城就会想到萧红的《呼兰河传》-我对那座城市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是知道从我记事起每年都会回去那里祭拜祖父祖母,那里似乎也只是曾经生活着我的祖父祖母现在埋着我的祖父祖母的一片净土,我从未见过他们却也会时常想象着他们在的样子,父亲那么喜欢钓鱼应该是祖父的遗传吧,祖父应该会带着我去钓鱼,我会把裤腿捋到膝盖到河边去踩水,任凭祖父在河边关切的叫着我的名字,晚上我们回家时坐在沙发上带着老花镜织毛衣的祖母会抱着我亲一口然后去给我们蒸鱼吃,夜晚会有祖母把我抱在怀里讲故事祖父靠在躺椅上看书,偶尔他们也会在炉火旁打盹儿回忆青春,如水月光会轻轻洒落他们的肩头,那如梦的月亮啊却也搅碎了我的梦,那里就是我的白玫瑰,没有多少感情却是哪里都无可替代的永远的那一抹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的床前明月光

少年的时光是最好的时光,而我最好的时光尽在这座名叫鹤壁的城市了,鹤栖南山峭壁好像是神话故事中的场景,一个气宇轩昂不染凡尘的白衣男子从南山下经过,仙鹤立于峭壁之上,风吹散了一树的桃花,如碎玉般的花瓣随仙鹤一齐舞动,婆娑如歌。那男子如墨玉般长发飘扬在淇水之滨,他明亮温柔的眸子倾注在岸边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瞻彼淇奥,绿竹如箦他偶又伸手就取来一管长笛,吹奏着这方乐土的恬静安然,笛声飞遍鹤城的每一个角落,我仿佛看到远方子贡吟诵着诗句寻着笛声缓缓走来,鬼谷子也伴着笛声研习数学,我的红玫瑰它就是有着如此美名的鹤壁,我的红玫瑰它也很平凡,它的不完美之处比比皆是,它没有巴黎优雅浪漫的午夜,它没有苏州青石板油纸伞碎花裳的小桥流水,它没有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海的紫色仙境,可无论将来我走到哪里,内心深处那个最温柔的地方依然会是鹤壁,也只会是鹤壁。

我喜欢漫步在奔流街感受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喜欢游走在枫岭公园听孩子的嬉闹声,品味老人在亭子中的戏曲声,听晨练归来的人们讨论着哪家的早点好吃。我喜欢午后徐徐走过长风路,任凭银子一般明亮的阳光奢侈的肆意倾洒,感受风的温柔多情,听两旁温婉的枫树吟唱写法国情调的诗句。我喜欢静悄悄的走到樱花大道,不惊扰曼妙樱花的美梦,偷偷的观看那开成潮的樱花的触目惊心的美......鹤壁,我心口的那颗朱砂痣。

余光中曾写道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等你, 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我心中那永不凋零的白玫瑰你将绚烂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红玫瑰你将馥郁芬芳在刹那,在永恒。

相关热词搜索:我与 文明 城市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城市,有你,充满温暖 马梦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