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迹
2016-01-21 16:07:05   来源:张辰奇    点击:

风刮得很紧,雪像撕破的棉絮乱飞潮湿的弄堂一角,所有杂乱无章的东西都被雪盖上一层洁白无瑕的毯子。

我在朦胧中睁开了双眼,第一眼便看到了他,我的主人,它在对着我笑,用温暖的手掌抚摸着我,我恋上了那厚实手掌抚摸我皮毛的温暖感觉,恋上了香喷喷美食带给我的味觉盛宴,更是恋上了把我当作孩子一样对待的他,我庆幸这是一个文明之城,而我就在这里诞生。

可是,当我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上的毛不断脱落,尾巴像辫子一样脱的很长,他的眼中出现了厌恶,嫌弃。我想是不是我不够听话,不够讨主人欢心?于是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讨他欢心。可终有一天,我被主人像垃圾一样丢了出去,我头也不回地逃离了主人的家。自由,让我有了新的希望。

可是你知道吗?这所谓文明城市是怎样对待一个另类的啊!

我跑到街上,像老鼠一样发了疯似的乱窜,我听到周围人们可怕的叫声,平时彬彬有礼的孩子竟然用石头砸我,用木棒戳我,拿脚踢我。

我蜷在墙角瑟瑟发抖,感觉自己像一块硬的石头。

就在我认为这个所谓的文明之城不会再有人爱我时,我遇见了他,他竟然对我笑,用厚实的手掌抚摸我,然后我就听话的跟着他走了。原来这世城市中也会有爱。

我认为有他的地方就是春天,然而我错了,那一天我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关进了黑乎乎的笼子里,醒来时,听到一声凄惨的狗叫划破苍穹,他又哀嚎了几声,似乎是对命运不公的悲泣。

过了一会,我听见了钥匙碰撞铁笼的声音,我更加警觉起来,黑暗中,我又看见那只手给我带来温暖的手掌,他想要做什么?是想放过我来是想把我送上屠宰场?

他对我露出苦涩的微笑,一如往常,像对孩子般温和的语气,轻柔的抚摸,“乖,我们吃肉去。”,对于这句话,我一向是毫无抵抗的,言听计从,我又一次相信了他,跟着他,像一个听话的小孩子,身后的笼子里的同伴冲着我大喊大叫,他们说:“回来,你怎么那么傻!”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他,同伴们对我说:“不要相信这些看似文明的人类生在这“文明”的城市中,我们只会变成他们餐桌上的美食”。那我会不会也成为人类餐桌上的美食。

当我亲眼看到那一幕时,我的血液好像燃烧了起来,就在铁笼外,几个同伴被吊在绳子上,他们还在哀嚎,而人类的屠刀就那样毫不留情地扼断了他们的咽喉。

那一刻,我突然相信了同伴们所说的话,人心是虚伪的、险恶的,给我生命带了春天的那个人,也许是我冤枉了他,但是谁又知道,他是不是这些人的同伙?谁又知道,他养我是不是为了那一沓子人民币?

我露出了凶猛的獠牙,不顾一切的向那只手咬了一口,然后挣脱笨重的铁链,像一阵风一样窜了出去,我如鬼魅一样闪进了阴暗的弄堂,纷纷扬扬的大雪把我身后的血迹一一抹擦干净。我大口的喘着粗气,知道自己活不长了,铁链拴住的是我的长长的尾巴,而我为了挣脱它,用尽力气挣断了尾巴。其实他们都不知道,那是狼的尾巴,我是一只狼与狗生下的另类,误被主人抱错了窝,虽然喝着狗奶,但是我身上狼的血性一刻都没有消失,我是一只高贵的狼,宁愿大雪把我冻死也不想死在人的刀口下,成为人类饭桌上的美食。

我会永远记得那一片血迹,雪越下越大,很快就把我不屈的身躯掩盖,雪掩埋了这所谓文明城市中的丑陋,但掩盖不了罪恶,杀戮仍在继续,人类终将会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过付出代价。

 

相关热词搜索:血迹

上一篇:我与文明城市 蔡静远
下一篇:鹤舞淇壁

分享到: 收藏